󰂶
  • 汇丰医药----专业的第三方稽查团队 为您的项目质量多一份保障
  • 汇丰医药----值得信赖的一致性评价服务平台 科学 规范 高效 服务
  • 指导原则
  • 电子刊物
  • 解读共识
B 细胞慢性淋巴增殖性疾病诊断与鉴别诊断中国专家共识(2018 年版)

B 细胞慢性淋巴增殖性疾病诊断与鉴别诊断中国专家共识(2018 年版)

中华医学会血液学分会白血病淋巴瘤学组 中国抗癌协会血液肿瘤专业委员会中国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工作组

一、概述

B 细胞慢性淋巴增殖性疾病(B-CLPD)是一组累及外周血和骨髓的成熟B 细胞克隆增殖性疾病, 其诊断与鉴别诊断一直是临床工作中的难点。自《中国B 细胞慢性淋巴增殖性疾病诊断专家共识(2014 年版)》[1]发布以来,B-CLPD 一些亚型的诊断更加细化,WHO 更新的造血与淋巴组织分类已发表[2-4],中华医学会血液学分会与中国抗癌协会血液肿瘤专业委员会、中国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工作组组织国内相关的血液肿瘤学与血液病理学专家经过多次讨论,对这一共识进行了更新修订,以符合临床实际需求。

一、概述

B 细胞慢性淋巴增殖性疾病(B-CLPD)是一组累及外周血和骨髓的成熟B 细胞克隆增殖性疾病, 其诊断与鉴别诊断一直是临床工作中的难点。自《中国B 细胞慢性淋巴增殖性疾病诊断专家共识2014 年版)》[1]发布以来,B-CLPD 一些亚型的诊断更加细化,WHO 更新的造血与淋巴组织分类已发表[2-4],中华医学会血液学分会与中国抗癌协会血液肿瘤专业委员会、中国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工作组组织国内相关的血液肿瘤学与血液病理学专家经过多次讨论,对这一共识进行了更新修订,以符合临床实际需求。

(一)定义

本共识所指B-CLPD 是临床上以外周血/骨髓

成熟B 细胞克隆性增殖为主要特征,并通过外周血/ 骨髓的形态学、免疫表型及细胞/分子遗传学检测可以诊断的一组成熟B 淋巴增殖性疾病(表1)。

 

1    B 细胞慢性淋巴增殖性疾病


  原发白血病

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

B-幼稚淋巴细胞白血病(B-PLL

 毛细胞白血病(HCL

B 细胞淋巴瘤/白血病不能分类

淋巴瘤白血病期

边缘区淋巴瘤(MZL

 滤泡淋巴瘤(FL

套细胞淋巴瘤(MCL

淋巴浆细胞淋巴瘤/华氏巨球蛋白血症(LPL/WM

B 细胞慢性淋巴增殖性疾病不能分类(B-CLPD-U

 

(二)B-CLPD 共同特征

临床特征:中老年发病;临床进展缓慢,多数呈惰性病程[大多套细胞淋巴瘤(MCL)及B-幼稚淋巴细胞白血病(B-PLL)除外];可向侵袭性淋巴瘤转化;治疗后可缓解,但难以治愈。

形态学:以小到中等大小的成熟淋巴细胞为主,部分可见核仁。

免疫表型:表达成熟B 细胞相关抗原(CD19

CD20CD22)和表面免疫球蛋白(sIg)单一轻链(κλ)。

基因重排:存在免疫球蛋白重链(IgH)和(或)轻链(IgL)基因重排。

二、各主要B-CLPD 的临床特征

(一)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小淋巴细胞淋巴瘤(SLLCLL/SLL 为最常见的B-CLPD,以小淋巴细胞在外周血、骨髓、脾脏和淋巴结聚集为特征。中位发病年龄 6075 岁,男女比例为 212016 WHO分型规定CLL 诊断标准之一为外周血单克隆B

巴细胞≥5×109/L,如果没有髓外病变,在 B 淋巴细胞<5×109/L 时即使存在血细胞减少或疾病相关症状也不诊断 CLL2008 年国际CLL 工作组则明确规定,外周血B 淋巴细胞<5×109/L,如存在CLL 细胞浸润骨髓所致的血细胞减少时诊断为CLL4- 6]。国内绝大多数专家也认为这种情况在排除其他原因导致的血细胞减少后,其临床意义及治疗同CLL,因此应诊断为 CLLSLL 指非白血病患者,具有CLL 的组织形态与免疫表型特征,主要累及淋巴结和(或)肝、脾及骨髓,但外周血 B 淋巴细胞<5×109/LSLL 的诊断应经淋巴结活检组织病理学检查证实。单克隆B 淋巴细胞增多症(MBL)是指健康个体外周血存在低水平的单克隆B 淋巴细胞,并排除CLL/SLL 与其他B-CLPD。免疫分型显示B 细胞克隆性异常,外周血B 淋巴细胞<5×109/L,无肝脾淋巴结肿(所有淋巴结<1.5 cm)、无贫血及血小板减少、无 B-CLPD 的其他临床症状。MBL 多数为CLL 表型,但也存在其他表型的MBLCLL 表型的MBL,依据外周血克隆性B 淋巴细胞计数分为低计数型 MBL(<0.5 × 109/L)和高计数型 MBL≥0.5 ×109/L)。低计数型 MBL 很少进展,不需要进行监测。而高计数型MBL 生物学特性与CLL Rai 0 期患者类似,应该每年常规随访1 次[247]。

(二)MCL

MCL 是一种B 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NHL),中位发病年龄6070 岁,男女比例为241。多数患者诊断时即处于晚期(Ⅲ/Ⅳ),结外播散常见(消化累,一般不累及浅表淋巴结和结外组织,大多数SMZL 患者存在外周血和骨髓受累。1/3 的患者存在单克隆免疫球蛋白。对于CD5 阴性难以分类的B-CLPD,特别是脾脏明显肿大而无淋巴结肿大的患者,应考虑 SMZL。确诊 SMZL 需要进行脾脏组织病理学检查,同时 CLL 免疫表型积分系统积分≤2 分;当不能获得脾脏组织时,典型血液和骨髓细胞形态学+免疫表型(CLL 免疫表型积分系统积分≤2 分)+ 窦内CD20 阳性细胞浸润也可以作为SMZL 的最低诊断标准,但常需要与其他类型B-CLPD 仔细鉴别,有时难以确诊[8]。NMZL 发病年龄相对年轻,女性多见,表现为局部或全身淋巴结肿大,易侵犯骨髓和外周血,常不伴结外部位和脾脏受累,其诊断需要进行淋巴结病理学检查。部分患者同时存在淋巴结及脾脏肿大,使精确诊断更加困难。如果仅有脾门或脾脏周围淋巴结肿大,可以诊断为 SMZL,否则一般按照 NMZL诊治。结外MALT 淋巴瘤中位发病年龄60 岁,女性发病率稍高于男性。该病经常累及胃肠道、肺、眼附属器等黏膜组织,很少累及骨髓和外周血,其诊断需要进行相应部位组织病理学检查。

(四)毛细胞白血病(HCL

HCL 是一种少见的B- CLPD,中位发病年龄6070 岁,男女比例为511/4 的患者可无症状,多数患者无淋巴结肿大,最突出的特征是脾大和全血细胞减少,骨髓易干抽,外周血、骨髓或肝脾中道、骨髓、外周血),(t11;14)(q13;q32)为特征性遗传

可见细胞胞质突起的毛细胞。白细胞计数很少学异常。MCL 多呈侵袭性,预后不良。少部分患者临床上惰性起病,常表现为外周血和骨髓淋巴细胞增多(以成熟小淋巴细胞为主),常有脾大,而无淋超过10×109/L,且伴有单核细胞减少。

(五)脾B 细胞淋巴瘤/白血病不能分类

2008 WHO 淋巴肿瘤分型将毛细胞白血巴结肿大,Ki-6710%;除 (t11;14)(q13;q32)外无病-变异型(HCL-V)和脾弥漫性红髓小B 细胞淋巴其他染色体异常,多数为免疫球蛋白重链可变区(IGHV)基因突变型,无TP53 基因突变或缺失,不表SOX11。现在称为白血病性非结性MCL,早期也可以采取观察等待的策略[2-4]。

(三)边缘区淋巴瘤(MZL

MZL 包括脾边缘区淋巴瘤(SMZL)、淋巴结边缘区淋巴瘤(NMZL)、结外黏膜相关淋巴组织

MALT)淋巴瘤,其中 MALT 淋巴瘤最常见,但以B-CLPD 为表现者以SMZL 最多,其次为NMZLSMZL 患者50 岁以上者多见,男女发病率无差异。SMZL 最显著的特征为脾大,脾门淋巴结常受

 


瘤(SDRPSBCL)暂定为脾 B 细胞淋巴瘤/白血病不能分类。2016 WHO 分型仍维持原状HCL-V SDRPSBCL 临床较罕见,有独特的临床病理学特征,常表现为脾大。HCL-V 外周血淋巴细胞增多 ,常 需要与其他 B- CLPD 尤其 HCL 鉴别 ,而SDRPSBCL 外周血淋巴细胞常无增多,主要表现为脾大,诊断需要进行脾脏病理学检查。

(六)B-PLL

B-PLL 是一种在形态、分化程度及治疗方面不同于急、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B-CLPD。中位发病年龄70 岁,男女比例为1.52.01。患者外周血幼稚淋巴细胞占淋巴细胞比例≥55%。发热、体重下降及脾大常见。外周血白细胞计数常明显增高, 贫血及血小板减少常见[9-10]。

(七)滤泡淋巴瘤(FL

FL 是一种较常见的惰性 NHL,来源于淋巴结的生发中心,中位发病年龄 6070 岁,20 岁以下罕见。多数患者诊断时即处于晚期(Ⅲ/Ⅳ),主要侵犯淋巴结、脾、骨髓和外周血,多伴(14;18

q32;q21)染色体异常。

(八)淋巴浆细胞淋巴瘤(LPL/华氏巨球蛋白血症(WM

LPL/WM 是一种浆细胞样淋巴增殖性疾病,典型者由肿瘤性小B 细胞、浆样淋巴细胞和浆细胞组成,中位发病年龄60 岁,常累及骨髓、淋巴结和脾, 表现为全血细胞减少,淋巴结和脾肿大。大多数患者伴有单克隆免疫球蛋白增多,绝大多数为 IgM 型,此时诊断为华氏巨球蛋白血症(WM)。

三、诊断与鉴别诊断

(一)根据各亚型的上述临床特征进行诊断与鉴别诊断

淋巴结/脾肿大:各种类型均可出现,但出现频率及严重程度在各亚型之间有一定差异,并与病程早晚有关。如上所述,SMZLHCLHCL-V B- PLL 患者往往有明显的脾肿大,其次MCL

CLL FL 患者。常出现明显淋巴结肿大者包括MCLFLNMZL CLL/SLL,而 LPL/WM 患者往往脾脏和淋巴结肿大都不明显。血常规:包括白细胞计数与分类、红细胞计数、血红蛋白水平、血小板计数等,明确是否存在白细胞(尤其淋巴细胞)增多、贫血和血小板减少。CLLMCLSMZL B-PLL 患者多数白细胞显著升高,以成熟淋巴细胞为主,贫血或血小板减少晚期才出现,而HCL LPL/WM 患者常白细胞正常或降低,少数升高,多见贫血和血小板减少。

(二)B 细胞克隆性的确定

确认单克隆性对于B-CLPD 的诊断至关重要, 克隆性检测的常用方法包括:

遗传学:常规染色体核型分析及荧光原位杂交(FISH)技术检测克隆性染色体异常。分子生物学:PCR 检测IgHIgκIgλ基因重排可判断B 细胞存在克隆性异常。

(三)淋巴结或脾脏等组织病理学

对于有表浅淋巴结肿大、易手术切除的患者, 除CLL HCL 可以根据典型的免疫表型确诊无需手术外,其他类型均建议淋巴结切除,以淋巴结病理学检查作为诊断的主要标准。CLL 免疫表型典型时,不必进行淋巴结活检;HCL 也可不依赖组织病理学检查,根据免疫表型和分子遗传学检查进行诊断。脾脏病理学检查是确诊 SMZL 的最可靠依据,而 SDRPSBCL 只能依靠脾脏病理学检查进行诊断。

(四)细胞形态学及骨髓病理学

骨髓活检和细胞涂 片(骨 髓+ 外周血)是B-CLPD 的常规检查项目,部分 B-CLPD 具有一定的形态学特征,包括CLLFLHCL LPL 等,但由于形态变异较大,不能作为确诊依据。骨髓病理学检查中肿瘤细胞浸润模式以及免疫组织化学(IHC) 结果可以对诊断和鉴别诊断提供依据,如 MCL cyclin D1 阳性,HCL Anexin A1 阳性等。但因骨髓浸润模式与淋巴瘤类型并没有一一对应关系,其组织形态也失去了淋巴结的组织形态特征,且骨髓切片由于需要脱钙等处理,影响了抗原修复,有时会出现假阴性,因此其价值也需要具体分析。

CLL:典型的CLL 在涂片上一般包括三类细胞(外周血涂片优于骨髓涂片):成熟小淋巴细胞;中等大小带有明显核仁的淋巴细胞(副免疫母细胞或者幼稚淋巴细胞)(比例<55%);涂抹细胞。骨髓活检可见间质、结节或弥漫性浸润,细胞核小、圆形,染色质呈颗粒状。MCL:细胞中等大小,核边缘明显不规则或有切迹,类似于生发中心的中心细胞。少数形态学亚型类似于原始细胞或多形细胞,必须与PLL、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ALL)鉴别。极少数形态学类似于CLL 细胞,甚至免疫表型为 CD5 + CD23 + ,故检测流式细胞术:主要通过检测B 细胞sIg 轻链cyclin D1 阳性或(t11;14)(q13;q32)至关重要。

限制性表达明确克隆性。恶性成熟B 细胞的免疫表型特征为sIg 轻链限制性表达和抗原异常表达。当κ/λ 31 或<0.31 时提示单克隆性。少数 B-CLPD 患者不表达κλCD19 阳性且sIg 阴性细胞>25%),也提示B 细胞的单克隆性,必要时应进行IgH/IgL 基因重排检测。

SMZL:成熟小淋巴细胞,但体积较正常淋巴细胞和CLL 细胞稍大,无核仁,少数可出现具有特征性的极性绒毛。骨髓活检可见窦内浸润或结节样的间质性浸润。HCL:细胞表面有绒毛状突起,细胞中等大小,染色质略显疏松,核仁缺少或模糊,大量浅蓝色

胞质,呈现为特征性的煎鸡蛋样。骨髓穿刺常为干抽。骨髓活检显示间质浸润,大面积的弥漫性骨髓侵犯少见,网硬蛋白纤维可增加。HCL-V:细胞常有明显的核仁和曲核,也呈毛细胞形态。B-PLL:细胞中等大小,胞质量少呈淡蓝色,有一个明显的核仁。骨髓侵犯以间质或结节样浸为主。形态学与CLL 的幼稚淋巴细胞转化、MCL 母细胞变异型区分困难,需要依赖于免疫分型和细胞遗传学检查。FL:小淋巴细胞,细胞核伴有切迹或凹裂。骨髓活检呈骨小梁旁浸润。LPL/WM:由小淋巴细胞、浆细胞样淋巴细胞和浆细胞组成,经常可见增多的肥大细胞。部分胞质内(Russell 小体)或者细胞核内(Dutcher 小体)的PAS 阳性的球形包涵体。骨髓活检可见间质、结节或弥漫性浸润,典型的呈小梁旁聚集。

(五)免疫分型

采用流式细胞术进行免疫表型分析是B-CLPD 诊断和鉴别诊断的主要方法。常用免疫标志包括: 白细胞共同抗原CD45,成熟B 细胞相关抗原CD19CD20CD22CD79b sIg,前体 B 细胞相关抗原CD34 TdT,生 发中心抗原 CD10,以 及 CD5CD23FMC7CD11cCD25CD103CD123CD38CD138 CD200 等[11-13]。另外病理的免疫表型特征也有重要价值。CLLCD19 阳性,特征为 CD5 CD23 CD19 共表达,CD200 CLL 高表达,但CD20 sIg弱表达,FMC7CD22 CD79b 常阴性或弱表达,不表达cyclin D1IHC)与CD10。可根据RMHRoyal Marsden Hospital)免疫标志积分与其他B-CLPD 鉴别[14](表2),CLL 45 分,其他B-CLPD 02 分,积分3 分时建议进行FISH 检查除外MCL 等,并参考CD200CD43 的表达情况。另外,LEF1 CLL 阳性、MCL 阴性也有助于鉴别。

3    B 细胞慢性淋巴增殖性疾病(B-CLPD)的鉴别诊断

特征

CLL

B-PLL

HCL

MCL

SMZL

FL

LPL/WM

免疫表型








CLL   积分

45

02

0

12

02

01


CD5+

++

/+

++

+

/+

CD23+

++

/+

/+

/+

/+

/+

sIg

弱表达

强表达

强表达

强表达

强表达

强表达

强表达

FMC7+

/+

++

++

++

++

++

++

CD79b

弱表达

强表达

中等表达

强表达

强表达

强表达

强表达

CD200

强表达


强表达




cyclin   D1

++

++

FISH








t  11;14

存在

t  14;18

存在

del  7q/+3

存在

基因突变








BRAFV600E

存在

MYD88L265P

存在

注:CLL: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B-PLLB-幼稚淋巴细胞白血病;HCL:毛细胞白血病;MCL:套细胞淋巴瘤;SMZL:脾边缘区淋巴瘤;

FL:滤泡淋巴瘤;LPL/WM:淋巴浆细胞淋巴瘤/华氏巨球蛋白血症;﹣:阴性或<10%的患者阳性;﹣/+10%25%的患者阳性;+25%75%

的患者阳性;++:>75%的患者阳性

参 考 文 献

1   中华医学会血液学分会, 中国抗癌协会血液肿瘤专业委员会. 中国B 细胞慢性淋巴增殖性疾病诊断专家共识(2014 年版)

J. 中华血液学杂志, 2014, 354: 367- 370. DOI: 10.3760/ cma.j.issn.0253-2727.2014.04.028.

2] 易树华, 邹德慧, Young KH, . 2016 WHO 淋巴肿瘤分类修订解读[J.    中华医学杂志, 2016, 9642:   3365- 3369. DOI:

10.3760/cma.j.issn.0376-2491.2016.42.002.

3  Swerdlow SH, Campo E, Harris NL, et al. WHO classification    of tumours of haematopoietic and lymphoid tissues IARC WHO Classification of Tumours revised editionM. Lyon: IARC, 2017.

4 Swerdlow  SH,  Campo E,  Pileri SA,  et al. The  2016  revision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classification of lymphoid neoplasms J. Blood, 2016, 127 20: 2375- 2390. DOI: 10.1182/blood-2016-01-643569.

5 Hallek  M,  Cheson  BD,  Catovsky  D,  et  al.  Guidelines  for  the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chronic lymphocytic leukemia: a report from the International Workshop on Chronic  Lymphocytic Leukemia updating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Working Group 1996 guidelinesJ. Blood, 2008, 11112: 5446-5456. DOI: 10.1182/blood-2007-06-093906.

6    Hallek  M,  Cheson  BD,  Catovsky  D,  et  al.  Guidelines  for

diagnosis, indications for treatment, response assessment and supportive management of chronic lymphocytic leukemiaJ. Blood, 2018, DOI: 10.1182/blood-2017-09-806398.

7 Xu W, Li JY, Wu YJ, et al. Clinical features and outcome of Chinese patients with monoclonal B- cell lymphocytosisJ. Leuk  Res,  2009,  3312:   1619- 1622.  DOI: 10.1016/j.leukres.

2009.01.029.

8 Matutes E, Oscier D, Montalban C, et al. Splenic marginal zone lymphoma proposals for a revision of diagnostic, staging and therapeutic criteriaJ. Leukemia, 2008, 223: 487- 495. DOI: 10.1038/sj.leu.2405068.

9    van der Velden VH, Hoogeveen PG, de Ridder D, et al. B- cell

prolymphocytic leukemia: a specific subgroup of mantle cell lymphomaJ. Blood, 2014, 1243: 412- 419. DOI: 10.1182/ blood-2013-10-533869.

10] 章艳茹, 李增军, 于珍, . B 幼淋巴细胞白血病八例临床特征分析[J. 中华血液学杂志, 2013, 346: 544- 545. DOI: 10.3760/cma.j.issn.0253-2727.2013.06.020.

11 Miao Y, Cao L, Sun Q, et al. Spectrum and immunophenotyping of 653 patients with B- cell chronic lymphoproliferative  disorders in China: A single-centre analysisJ. Hematol Oncol, 2018, 361:   121-127. DOI: 10.1002/hon.2461.

12  Fan L, Miao Y,  Wu  YJ, et al. Expression patterns of CD200 and

CD148 in leukemic B-cell chronic lymphoproliferative disorders and their potential value in differential diagnosisJ. Leuk Lymphoma, 2015, 5612:3329-3335. DOI: 10.3109/10428194.

2015. 1030642.

13 Zhang LN, Cao X, Lu TX, et al. Polyclonal antibody targeting SOX11 cannot differentiate mantle cell lymphoma from B- cell non- Hodgkin lymphomasJ. Am J Clin Pathol, 2013, 1406: 795-800. DOI: 10.1309/AJCPEBOUJ7GVYVLG.